问答页面

美国司法部对刘先生提出的指控中,刘先生是否是清白的?

美国司法部明确指出,联邦法院对刘先生提出的指控只是控诉意见,刘先生“除非被证实有罪,否则应该被视为无罪”。

此外,起诉书还指出,刘先生在 1MDB 没有正式职位,也从没受雇于高盛、马来西亚政府或阿布达比政府。起诉书中详述的债券发行是在经验丰富、管理良好的金融机构和政府的参与下,公开并合法地进行的。

刘先生坚持他在这些指控中是无辜的,其中许多指控只是重复加利福尼亚州民事诉讼中的陈述,并且从未得到证实。刘先生呼吁公众对此案保持兼听则明的心态,直到所有证据都被公开,他相信这些证据将证明他的清白。

在美国政府对刘先生提出的民事诉讼中,是否有任何指控已得到证实?

答:在美国提起的民事诉讼中,没有任何指控在美国法院得到证实。在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后,司法部在任何一方提出证据或法院可以审理任何指控之前,在对方的反对下寻求并获准暂停诉讼程序。

是否可以信任马哈蒂尔联盟将遵守法治精神或尊重马来西亚法院的独立性?刘先生或据称与 1MDB 或马来西亚反对派有关系的任何人是否有可能在马拉西亚接受公平聆讯?

最简单的答案是不可以。

自当选以来,马哈蒂尔总理曾试图重塑其公众形象,以粉饰其在过去执政中滥用职权、大肆践踏法治精神的历史。

现实情况是,马哈蒂尔及其联盟只是在继续以他们的方式做事。马哈蒂尔的行为表明,他的唯一目标是政治利益:他冻结了竞争政党的银行帐户,逮捕反对党成员,启动了刘先生现在所受到的未加佐证便宣布有罪的公开媒体审判。

马哈蒂尔及其联盟政府已经开始将他们不喜欢的法官撤职。2018年5月,马哈蒂尔还组成资政理事会(Council of Eminent Persons),成员是一群未经选举的忠诚拥护者,拥有完全不受监管的权力,削弱了马来西亚政府联盟及其他选举产生的官员的权力。马哈蒂尔表示,CEP 将于其上任后首100天履职,,但现在早已超过限期,却没有任何解散迹象或者显示其权力得到遏制。

这进一步显示,这是出于由政党煽动的全球媒体闹剧,目的是在公共舞台上对刘先生进行定罪,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司法管辖权可以使本案中的问题得到公正审理。我们列举了一些细节如下:

遏制司法独立和清除政治对手/盟友

马哈蒂尔过去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因为他压制司法机构,并通过大规模将反对者撤职来获得政绩。

  • 在过去,马哈蒂尔监禁反对派领导人,如林吉祥 (Lim Kit Siang) 和安瓦尔·易卜拉欣 (Anwar Ibrahim),[1] 操纵法官任命的形式。[2] 澳大利亚律师协会表示,从上述和其他行动中可以看出,在马哈蒂尔的统治下,马来西亚司法体系“不能独立于政府的行政部门行事。”[3]

  • 现在,随着马哈蒂尔重新掌权,现任司法机构的独立性已经受到质疑 — 例如,2018年6月马哈蒂尔的资政理事会(CEP)强制改变了司法部门的高级职位结构。[4]

  • 人权观察形容马哈蒂尔对待其政敌安华的行动为”政治宿怨”。[10]
    马哈蒂尔经常利用国家机构来对付目前的马来西亚反对党 — 马来民族统一机构 (UNMO)。UMNO 代理主席艾哈迈德·扎希德·哈米迪(Ahmad Zahid Hamidi,即“扎希德先生”)公开表达了对政治性调查的担忧:“我们无法保证任何当选 UMNO 主席、常务副主席、最高委员会成员[、]和副主席的人不会被 MACC 调查。” [5] 扎希德先生指出,内政部长穆希丁·亚辛 (Muhyiddin Yassin) 也可能下令取消 UMNO 的注册资格。[6]

  • 扎希德继续表示对 UMNO 命运的担忧,称马哈蒂尔的所作所为似乎是“瘫痪反对党计划的一部分”。他进一步指出:“在民主国家,任何政府都不应以威胁或政治迫害的方式来治理国家。” [7]

2018 年 7 月 13 日,UMNO 表示,马哈蒂尔政府过分关注对 1MDB 的调查,纳吉布将最终遭遇与安瓦尔在 1998 年所遭遇的相同命运。UMNO 宣布,“人民对不太满意政府过分关注[1MDB]”,这些调查没有减轻人民的负担。关于纳吉布的未来,UMNO 预言:“就像 1998 年的安瓦尔一样,他们将确保纳吉布被判有罪并被投入监狱。这是 Pakatan Harapan 政府在实施复仇政治中的首要任务。” [8]

最终,MACC 于 6 月 28 日冻结了 UMNO 的银行帐户,这种担忧变成了现实;而 10 月 18 日,MACC 逮捕了扎希德先生。

对媒体的压制

  • 马哈蒂尔参与了对《亚洲华尔街日报》的压制,当时《亚洲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涉及其财政部长戴姆·扎因丁 (Daim Zainuddin) 的贪污指控。

  • 他于 1999 年被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提名为“新闻界十大敌人”之一。[9]

  • 基于马哈蒂尔的往绩,国际媒体对马哈蒂尔最近表示承诺尊重新闻自由持怀疑态度。

公民自由团体应该监督马哈蒂尔的活动,看看他有否重复以前的行动,如果有的话,应向他追究责任。

考虑到这些再三滥用职权的行为,毫无疑问,马哈蒂尔总理领导下的马来西亚政府将继续破坏正当程序,并拒绝对其认为属于政治反对派的任何个人或团体进行公平聆讯,包括刘先生。因此,刘先生无法在马来西亚得到公平公正的聆讯。

[1] 巴里·韦恩,《马来西亚特立独行者:动荡时代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第 136 页

[2] 巴里·韦恩,《马来西亚特立独行者:动荡时代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第 330 页

[3] 巴里·韦恩,《马来西亚特立独行者:动荡时代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第 299 页

[4] 参见 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8/06/13/ramkarpal-wrong-is-wrong-even-if-mahathir-defends-daim/

[5] 参见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asia/umno-bank-accounts-frozen-by-anti-corruption-agency-report-10479924

[6]参见 https://www.nst.com.my/news/exclusive/2018/06/385360/exclusive-900-accounts-linked-1mdb-frozen

[7]参见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asia/umno-bank-accounts-frozen-by-anti-corruption-agency-report-10479924

[8] 参见 https://www.malaymail.com/s/1651962/umno-its-1998-all-over-again-and-najib-will-suffer-anwars-fate

[9] 巴里·韦恩,《马来西亚特立独行者:动荡时代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第 324 页

[10] 巴里·韦恩,《马来西亚特立独行者:动荡时代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第 300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