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媒体发出的声明

关于司法部行动的声明 - 2019 年 5 月 11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其本人律师发表如下声明:

“根据美国法律,刘先生是无辜的。  对刘先生的指控实际上没有任何依据:刘先生从未在美国直接或间接地提供任何竞选捐款,他明确否认参与或知悉所谓的指控活动。”


关于将黄宗华(ROGER NG)引渡到美国受审的声明(2019 年 5 月 6 日)

刘先生的一位发言人通过其律师发表如下声明:

“论及基本人权及法律权利,马国当局与美国毫无共识可言,且当局领导人还是一个自命不凡的反犹分子,但当局却依然毫不掩饰地吹嘘其与美国的合作关系,这着实令人担忧。二月份时,黄先生放弃了引渡听审请求权,马国当时也同意了引渡条件,但当局领导人随后却出尔反尔,称要搞‘特案特办’。”

“这个伎俩最终毫无悬念地破产了,对于一个受政治利益驱使、擅长走过场审讯且滥用逮捕令的政府而言,这一点儿都不让人奇怪。万幸的是,黄先生成功逃离了马国非人的监狱条件,以及一个由自身行为沾满了滥用司法体系、迫害政治对手等污点的领导人所操控的审判流程。”


关于奥里奥尔(Oriole Drive)房产出售协议的声明(2019 年 5 月 4 日)

刘先生的一位发言人通过其律师发表如下声明:

“刘先生注意到,奥里奥尔房产的业主已与美国政府谈妥了出售协议,双方将致力于维持待售不动产的价值,并确保业主的诉求得到保护和及时受理。我们期待,相关诉求能够继续以友好的方式得到解决。与这些协议的顺利谈拢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某些政权受政治利益驱使而干出的诸如非法没收财产并损毁其价值,以及不断漠视法治、民主价值观和基本人权等勾当。”


关于将珠宝归还给美国的声明(2019 年 5 月 2 日)

刘先生的一位发言人通过其律师发表如下声明:

“刘先生很高兴看到,美国司法部和有关各方正致力于以友好的方式解决相关问题,且司法部已表示‘归还行为…不应被视为当前保管人或其他任何一方供认过错或承担相关责任’。我们期待,有关问题能够继续顺利得到解决。”


关于“平静号”出售一事正式声明—— 2019 年 4 月 3 日

虽然“平静号”游艇是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的资产,但在媒体报道该游艇遭到马国政府私自粗暴处置后,鉴于刘先生本人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牵连,因此,他通过律师发表下声明:

马哈蒂尔政府以贱卖的方式,如同对待废品般处置“平静号”游艇的行为,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再次凸显了这个政权的无能,以及对法治的藐视。

首先要说明一点,若非马哈蒂尔政府非法从印度尼西亚手中接管遭扣押的“平静号”,并将其停泊在巴生港那个环境恶劣的地方,这艘船的价值本可以得到保全,更不会落得一个折价贱卖的下场。

之后,售船的所得收益又大肆浪费在船只的保养上,据称花了近 350 万美元(合 1430 万马来西亚林吉特)。

马哈蒂尔政府曾许诺在一定期限内出售游艇,但最终花费的时间却是许诺期限的两倍,不仅拍卖会搞砸了,而且马哈蒂尔政府最初承诺的“透明”销售流程也因种种突发变故而泡汤——马政府的碌碌无为可见一斑。  

马哈蒂尔政府的险恶用心已昭然若揭:表面上蓄意糟蹋“平静号”的价值,实则为攻击政治对手打幌子,但最终却弄巧成拙。 

也难怪,这届政府在最近的补选中频遭滑铁卢,马来西亚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们一开始就说过,这不过是一次拙劣的公关秀,是对印度尼西亚法庭裁决、以及美国司法流程的公然藐视。


关于马国政府企图没收刘先生家庭财产一事正式声明—— 2019 年 3 月 29 日 

据媒体报道,马哈蒂尔政权正企图冻结据称是刘先生持有的银行账户,而此前不久,该政权还突然袭击,企图私自将刘先生家一座有着 20 年房龄的住宅充公;此等行径,过去十年间历届政府身上都闻所未闻!这充分暴露了该政权不惜一切手段,对假想对手进行骚扰并实施政治迫害的险恶用心。

这也是马哈蒂尔政权对法治的又一次藐视,是一次对权力的公然践踏,明目张胆地将检察机关、警方的公权挪作私用,从而达到以权谋私的目的。

该事件也反映出,马哈蒂尔政权就是一名执行“舆论审判”的刽子手,也进一步证明了,要想在马国获得公正审理,简直难如登天。


关于丹绒武雅园 69 号被扣押一事正式声明——2019 年 3 月 23 日

据媒体报道,刘先生府邸的门外被贴上了扣押通知。这种将告示张贴在家门口,然后利用媒体进行大肆报道的造势手段,再一次暴露出马哈蒂尔政权“舆论审判”刽子手的真正身份。

刘家府邸大约于 20 年前,即马哈蒂尔前任政府执政期间,便已经建造完成。当时,刘先生还只是一名青少年,而 一马案 也在十多年后才出现。

在过去 20 年中,历届马国政府从未对这处不动产有过非分之想。这种不经任何诉讼判决,便以莫须有的理由强征房产的做法,赤裸裸地暴露了马哈蒂尔企图将一切问题政治化的卑鄙手段,也从侧面揭露了该政权架空法治的拙劣行径,同时也进一步证明了,刘先生获得公正审理的概率几乎为零。

马哈蒂尔政权的意图十分明显:不管合法与否,也不管基本的人权是否得到保障,要不惜一切手段打压刘先生,从而为自己赢取“政治筹码”。


关于解除对“平静号”游艇的没收行动的声明 - 2019 年 1 月 1 日

“平静号”游艇由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所有,但考虑到刘先生将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关于美国法院批准美国司法部 (DOJ) 对解除其对游艇的没收行动的媒体报导,刘先生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以下声明:

经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同意,美国司法部已同意解除此行动。

虽然这不是一个完美的结果,但考虑到马哈蒂尔政府公然违反印度尼西亚法律、忽视旨在确保各方所有合法权利的美国法院命令,非法扣押印度尼西亚的游艇,该结果是合理且可理解的。

事实上,通过在美国司法部愿意支付庞大的船只保养费用的情况下非法扣押“平静号”,将其停靠在巴生港的危险环境中,然后使船只受到不受管制的媒体报导和公共曝光,马来西亚政府应对游艇价值的大幅降低负全部责任。

 不出所料,在一场灾难性的公关噱头中,马哈蒂尔政权不幸地未能在拍卖会上以公平的市场价格出售这艘船。

刘先生承认,由于司法部在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的同意下提出了解除针对“平静号”的行动的动议,美国法院没有对刘先生就美国政府在没收控诉中的指控作出任何不利判定或裁决,证明刘先生没有作出任何不当行为,这与刘先生坚称自己清白的立场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