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媒体声明

关于马来西亚政府未能在拍卖中出售“平静号”游艇的声明 - 2018 年 12 月 18 日

“平静号”游艇由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所有,但考虑到刘先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关于马来西亚政府非法扣押这艘游艇的媒体报导,他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了以下声明:

马哈蒂尔政府企图拍卖“平静号”一如预期以失败收场,这是马哈蒂尔政权试图以非法行为凌驾法治精神以获得政绩的另一个例子。

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公关噱头。通过非法扣押来自印度尼西亚的游艇(在美国政府一直愿意支付船只保养费用的情况下),将其停靠在巴生港的危险环境中,然后使船只受到不受管制的媒体报导和公共曝光,马来西亚政府应对“平静号”游艇价值的大幅降低负责。

此外,越权将“平静号”从印度尼西亚带走,马哈蒂尔政权傲慢地忽视了印度尼西亚的法院裁决以及美国的法律诉讼程序。与其出于政治动机的行动一致,马哈蒂尔政权以预定手段,令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它已经拥有了所谓对游艇的“出售权”。

由于对其拥有权的存有太多质疑,除非价格非常低,否则任何明智、独立的第三方买家也不会从像马哈蒂尔政权这样不可靠的供应商购买船只。事实上,现在“平静号”注定被低价出售的价格,证明了马哈蒂尔政权的这场政治公关噱头已经失败,马来西亚政府的这些行为只不过是以牺牲法治精神和公平行政司法为代价的政治博弈而已。


关于马来西亚当局向高盛及其他方提起刑事指控的声明 - 2018 年 12 月 17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了以下声明:

刘先生坚持自己的清白。如他之前所述,刘先生不会服从任何由政治预先判定有罪、并缺乏独立法律程序的司法管辖机构作出的裁判。 

显然,刘先生无法在马来西亚得到公正的审判,因为马来西亚政权多次证明他们对法治毫无兴趣。


关于针对刘先生指控的声明- 2018 年 12 月 4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他的律师就有关马来西亚案件的指控发表以下声明: 

这些指控旨在为马哈蒂尔政权因对当前问题治理不力、无视法治精神并故意曲解宪法而给自身带来的政治损失,制造另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它们只不过是马哈蒂尔政权的媒体审判和政治报复的延续。 

刘先生坚持自己的清白。如他之前所述,刘先生不会服从任何政治预先确定有罪、并缺乏独立法律程序的司法管辖机构作出的裁判。显然,刘先生无法在马来西亚得到公正的审判,因为马来西亚政权多次证明他们对法治毫无兴趣。


关于与阿布达比的穆巴达拉公司谈判并经美国政府批准的协议的声明 - 2018 年 11 月 16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了以下声明: 

刘先生了解到,在经过与阿布达比政府拥有的穆巴达拉发展公司(Mubadala Development Company)漫长而成功的谈判(经美国司法部认可)之后,原告在与纽约 Park Lane 酒店有关的民事诉讼中将寻求放弃对该物业的权利,从而为迅速将酒店出售给阿布达比的穆巴达拉公司和其他投资者铺平了道路。刘先生赞同诉讼各方所预期的行动,这将是确保通过立即销售维持财产价值的重要一步。 

通过寻求放弃对 Park Lane 酒店的权利,美国政府理解并同意原告不承认任何不当行为或责任。 

这一发展是建立在与美国司法部谈判达成或经其认可的一系列成功协定的势头基础上,包括 10 月美国联邦法院批准允许竞拍出售目前位于新加坡的 Global 5000 喷气式飞机,以及于同月签订的一份协定,即将 EMI 音乐出版社 (EMI Music Publishing) 的股权,连同穆巴达拉发展公司和黑石集团旗下的对冲基金 GSO Capital Partners、David Geffen 以及 Jackson estate 出售给索尼公司,该交易已于昨天完成付款。

刘先生期待这些资产以及其他资产的所有者与美国政府之间能够持续合作,以确保维持这些资产的价值并使法治精神得到切实遵守。


关于法律案件的声明 - 2018 年 11 月 1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其法律团队发表以下声明,以回应今天的起诉书: 

刘先生坚持自己的清白。 

如今天的起诉书所述,刘先生在 1MDB 没有正式职位,也未曾受雇于高盛、马来西亚政府或阿布达比政府。此外,起诉书中详述的债券发行是在经验丰富、管理良好的金融机构和政府的参与下,公开、合法地进行的。

美国司法部明确指出,起诉书中的指控是控诉意见,除非被证明有罪,否则刘先生依然是无罪的。刘先生只是希望公众能对此案保持兼听则明的心态,直到所有证据被公开,他相信这些证据将证明他的清白。


有关 1MDB 的新书的声明 - 2018 年 9 月 17 日

《Billion Dollar Whale》是近期匆忙出版的三本书之一,作者试图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在疑惑未完全解开之前写出一部“即时历史”。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等评论员所指,这本书主要介绍了全球金融机构、主权财富基金和 1MDB 管理人员进行的交易 — 他们都具有与此类交易相关的丰富经验,并确切地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事实上,当任何所谓的欺诈发生时,刘先生似乎并未出现在叙述的事件中,然后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下便遭到指控 —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应对此负责。

然而,正如《金融时报》所指,这种故事不会让书籍大卖或让作者获得导演青睐。因此,这本书的内容是伪装成事实的臆断和假作合法的八卦报导。叙述的框架是为了让作者能够在没有证明任何指控的情况下撰写有关名人、模特儿和派对的文章。

作者没有等待围绕这个案件的全部事实浮上水面,而是在美国正在进行且未解决的诉讼程序期间,以及在任何法院出示任何证据之前,选择公布他们的故事。

《Billion Dollar Whale》形同“罪恶的生活方式”,代表了媒体审判最糟糕的一面。我们强烈呼吁观众在选择阅读这本书或此类书籍时牢记这一点。


关于政治指控的声明 - 2018 年 8 月 24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他的律师就在马来西亚提起的针对刘先生的指控发表以下声明: 

这些指控显然是为了分散人们对马哈蒂尔政权对“平静号”游艇的灾难性扣押,以及企图在没有通过适当法律程序核实船只的所有权的情况下在拍卖中出售该船只。 

刘先生坚持自己的清白,并相信他会被证明是无罪的。刘先生和他的律师要求公众保持兼听则明的心态,直到所有证据都被公开。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件“媒体审判”的案例,不幸的是,闹剧仍在继续。 

刘先生正在与他的律师商讨他可以采取哪些法律行动来应对这一最新的政治报复,但他坚持先前的声明:他不会服从于任何由政治预先判定有罪,且自身利益凌驾于法律程序之上的司法管辖机构作出的裁判。显然,刘先生不可能在马来西亚获得公平审判,马来西亚政府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他们对法治毫无兴趣。


关于马来西亚政府计画出售“平静号”游艇的声明 - 2018 年 8 月 23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了以下声明,以回应马来西亚政府即将公开拍卖出售“平静号”游艇的计划:

如果有人需要进一步证明腐败的马哈蒂尔政权没有兴趣遵循任何公平公正的法律程序,那么这就是一个实例。 

这只不过是一次虚假的聆讯,是一场不公正和武断法律程序,是一个报复性的政权对于一项尚未确定所有权的资产的狂想。 

遗憾的是,美国政府愿意在美国的诉讼审理期间支付“平静号”的维护费用。可是,作为一种宣传噱头,马哈蒂尔不必要地给马来西亚政府带来了这种经济负担,并且考虑到他以非法方式占有这项资产,任何金额都不太可能接近其公平的市场价值。 

与该资产拥有权有关的问题原本是可以通过正在印度尼西亚和美国进行的诉讼程序得到处理,但当马哈蒂尔的势力却非法登上游艇并将其押往马来西亚。他出于政治动机制造宣传噱头,以支撑他脆弱的政权,这显然适得其反:他现在意识到,游艇的维护成本高达 300 万令吉,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以折扣低价出售。 

美国政府一再表示,它对马哈蒂尔非法扣押游艇事先并不知情。毫无疑问,他们也没有收到关于这种无耻的快速甩卖的事先通知。

这种非法并代价高昂的行为再一次表明,马哈蒂尔只在乎政治利益,对法治精神毫无尊重。


关于缺乏接受公平聆讯机会的声明 - 2018 年 8 月 17 日

刘先生的发言人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了以下声明,以回应《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导,报导称当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他将在议程中提及刘先生。这份报导并不真实,马哈蒂尔随后的声明表示,刘先生并不在讨论范围内:

今天的《华尔街日报》文章显然是由马哈蒂尔政权蓄意而为,为了与这些记者实现共同目标:《华尔街日报》记者下个月将出版一本书,他们企图让其大卖,而马哈蒂尔则有意在没有经过任何形式的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通过妄加罪名来推进其腐败的政治议程。法治精神在这里不过如此。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媒体审判的案件,由检察官和对真相不感兴趣的政府官员泄密引发。对于《华尔街日报》来说,这严重违反了新闻道德。允许对特定故事具有经济利益的记者报导上述事件,其中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任何妨碍他们即将出版的新书主题的事实都被忽略,而任何帮助推进其故事情节的消息来源 — 尽管只能达到自身的目的— 都会被相信。

在任何法院(包括美国法院)提出任何证据之前,这些记者已偏向支持完全无视任何公平法律程划的马哈蒂尔政权。

刘先生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司法管辖权能够让他获得公平的聆讯。要重申的是:刘先生不会服从于任何由政治预先判定有罪,且自身利益凌驾于法律程序之上的司法管辖机构的裁判。


关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政府在“平静号”游艇抵达马来西亚时非法将其扣押的声明 - 2018 年 8 月 6 日

马哈蒂尔政权今天的非法行为,无视美国和印度尼西亚法律诉讼中的法院裁决,证明他对公平公正的程序毫无兴趣。

该游艇的所有者 — 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已经追索其对此资产的权利,而马哈蒂尔则无视了这要求。今天公布的进一步诉讼程序正是针对这一非法行为提出的。

马哈蒂尔选择将这项资产非法地带入经不正当手段操纵的马来西亚体系,这个体系则是由一个只关心自己绝对政治统治地位的人来操纵的。最终,受到了损害会是正义。

自当选以来,马哈蒂尔曾试图重塑其公众形象,以粉饰其在过去执政中大肆践踏法治精神的不光彩事件(包括安瓦尔案和 1988 年的司法危机)。事实是,他只是继承了他过去执政期间所干的那些勾当,这也表明他的唯一目标就是政治利益:从冻结竞争政党的银行帐户,到不加佐证便宣布有罪的公开媒体审判。


关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政府对“平静号”游艇的非法扣留的声明 – 2018 年 8 月 4 日

“平静号”游艇由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拥有。该公司已经在印度尼西亚和美国就此事宜提起诉讼。但鉴于刘先生将无可避免地被卷入有关马来西亚政府非法扣押的媒体报导,他通过他的律师发表了以下声明:

马哈蒂尔政府非法扣押这项资产的行动表明,法治精神在马哈蒂尔政权中的迅速消失。出于政治动机的马来西亚政府违反了印度尼西亚法律和法院判决。它倾向于推进自己的政治议程,而不顾及现有的法院裁决或基本法律权利。

正如马哈蒂尔在马来西亚 1988 年的司法危机中,他向全世界表明他的新政权仍然对法治毫无兴趣。

马哈蒂尔受政治利益驱使的行动也违背了美国最新的法院命令。美国司法部认为,在公平的法庭聆讯确定最终拥有权和所有相关单位的权利之前,由司法部持有资产对于确保资产维持其价值至关重要。

这样的行动让人们越来越清楚,出于政治动机并由政党煽动的全球媒体闹剧,其目的是在公共舞台上对刘先生进行定罪,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司法管辖权可以使本案中的问题得到公正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