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媒体报导

拜马哈蒂尔政权所赐,马来西亚俨然已成国际社会“弃儿”

《金融时报》,2018 年 11 月 29 日—— 守旧风复辟,马哈蒂尔“蜜月期”甜蜜不在

“陶醉在大选告捷的喜悦中没多久,意犹未尽之际,执政联盟内部便互生嫌隙,因为首相的一些所作所为让人想起那些令人不快的过去”

“有不详迹象表明,因旧怨复燃、守旧风抬头,大马的政治圈子正将改革这项重任抛之脑后。”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马来西亚政府不尊重任何司法管辖区的法治精神或正当程序

《亚洲时报》:整个东南亚的法治都在恶化 - 2018 年 9 月 21 日

“逮捕[纳吉布•拉扎克的]律师 Muhammad Shafee,被解释为故意企图通过恐吓来政治化司法机关,以阻止纳吉布接受公平审判。考虑到马哈蒂尔的声誉,这假设并不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假设 — 实际上,他觉得有必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来明确指出他的政府‘不会对纳吉布进行‘报复’”。

马哈蒂尔[原文如此]在今年的选举中击败了拉扎克,他在镇压反对者和那些惹恼他的人方面经验丰富……通过监禁批评者和实施严格的审查制度,马哈蒂尔[原文如此]对人权的态度被描述为“不值得骄傲……”

《亚洲时报》报导,逮捕纳吉布•拉扎克及其律师违反了法治精神,有见于马哈蒂尔的行为,马来西亚可能会在联合国年度报告中被列为“从事或容忍侵犯人权行为”的国家。《亚洲时报》进一步报导,通过逮捕纳吉布的律师,马哈蒂尔企图政治化和恐吓司法机关,以阻止纳吉布接受公平审判,并且对纳吉布的审判有可能“成为马哈蒂尔洗清自己罪行的工具”。《亚洲时报》还认为,马哈蒂尔在此之前曾采取措施压制不同政见者,采取镇压措施使其批评者沉默,包括重新草拟禁止司法审查的法律,以及恐吓法官。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星报线上》:PAS:调查汤米·汤玛斯的利益冲突 - 2018 年 9 月 3 日

“马来西亚伊斯兰党 (PAS) 副主席伊德里斯·艾哈迈德 (Idris Ahmad) 敦促有关当局调查林冠英 (Lim Guan Eng) 和潘立坤 (Phang Li Koon) 在贪污指控中被无罪释放后,与总检察长汤米·汤玛斯(Tommy Thomas)潜在的利益冲突。

周一( 9 月 3 日),雪兰莪州 PAS 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告诉记者,‘汤玛斯身为总检察长,这件事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总检察长办公室 (AGC) 存在利益冲突。’

伊德里斯指出,汤玛斯之前是涉及贪污案的财政部长的律师。

他说,‘汤玛斯被许多人视为法律上的正直者,他最好辞去总检察长的职务’”。

《星报线上》报导称,财政部长林冠英被无罪释放后,马来西亚伊斯兰党 (PAS) 主席伊德里斯•艾哈迈德曾敦促对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汤米•汤玛斯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进行调查。文章指出,让艾哈迈德感到失望的是,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表示,对于释放林冠英的决定感到震惊,并且该行为与有关调查和建议出现矛盾。文章进一步报导,艾哈迈德认为马来西亚政府忽视他们在反对派行动时所强调的诚信和责任原则,是展露出其“真面目”的一个例子。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星报线上》:纳吉布在致马来亚首席法官的信件中表示怀疑有‘不寻常'’的法官调动 - 2018 年 8 月 8 日

“前总理纳吉布•拉扎克督斯里已致函马来亚首席法官丹斯里查哈拉•易卜拉欣 (Zaharah Ibrahim) ,怀疑他对滥用职权和违反信托的刑事案件的主审法官作出‘不寻常’调动。

他的律师丹斯里穆罕默德•沙菲宜•阿卜杜拉 (Muhammad Shafee Abdullah) 说,这封信的副本已送交现任主审法官 Mohd Nazlan Mohd Ghazali 法官和前任法官 Datuk Mohd Sofian Abd Razak。

“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在 Sofian 法官在法庭上审判案件的过程中,突然出现了人事调动的命令。我们对任何一位法官都没有任何意见,我们也不会挑剔他们中任何一人。’”

《星报线上》报导,在纳吉布违反信托案件调查进行的过程中,主审法官被异常地调动,而且没有作出任何解释。该文章报导称,尽管辩方和控方都没有提出更换法官的申请,但仍然作出了调动。文章进一步报导,纳吉布就此次异常调动致函马来亚首席法官丹斯里查哈拉•易卜拉欣、现任主审法官 Mohd Nazlan Mohd Ghazali 法官和前任法官 Datuk Mohd Sofian Abd Razak。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海峡时报》,2018 年 8 月 7 日——  就马来西亚私自处理“一马案”中所涉“平静号”豪华游艇一事,美司法部要求给个说法

“由于印度尼西亚将豪华游艇‘平静号’私自移交给马国政府,导致这两个国家均被美国司法部盯上。

…印度尼西亚国家警察局(INP)武装人员与马国官员一道,在未请求美司法部协调的情况下,私自扣押了这艘长达 92 米的游艇…”这种做法无异于惹祸上身,因为根据加利福尼亚中区法院令,美司法部才是游艇的监护方,并承担其维护和船员费用,”平静号(开曼)有限公司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表示”

据《海峡时报》报道,印度尼西亚警方与马国官员一同强行没收了“平静号”,并将其移交给马方有关部门。文章中还提到,尽管马国政府辩称,所有行动已事先知会美国政府,但加利福尼亚中区法院的美国司法部文件却显示,其对游艇遭强行扣押一事毫不知情。美司法部计划暂时中止与该案件有关的庭审,以留出时间“通过正式渠道照会马方,要马方就私自处理游艇一事给出交代”。 

阅读完整文章,请点击此处


彭博社,2018 年 8 月 5 日—— 刘特佐称,私自移交“一马案”调查所涉游艇的行为是“公然抗法”

“该行为既违反了印度尼西亚法律,又违背了庭审判决,其背后的政治主谋便是马国政府”

据彭博社援引刘先生的声明称,印度尼西亚政府私自将“平静号”移交给马方的行为,既是对美国法律,也是对印度尼西亚法律的挑衅。来自刘先生律师的一份声明中称,马国企图“置法律于不顾”,强占“平静号”游艇,这是蓄意而为之。“此等行径既违反了印度尼西亚法律,又违背了庭审判决,其背后的政治主谋便是马国政府…美国司法部已表态,游艇非由自己保管不可,因为这关系到其资产价值能否得以保全,以便择日开庭时,能够以公平的方式确定其最终归属,以及判定相关各方的权利等。”

阅读完整文章,请点击此处


当今大马》:警方表示刘特佐与 1MDB 之间没有联系 - 2018 年 3 月 7 日

Mohamad Fuzi Harun 警长表示,“警方对 1MDB 正在进行的调查没有显示槟城出生的商人 Low Taek Jho(即刘特佐)与1MDB有关。

在今天的一份声明中,警方总督察表示,扣押据称属于刘的“平静号”超级游艇,只是因为美国司法部 (DOJ) 针对刘的民事诉讼,与 1MDB 无关。

根据我们的调查,刘特佐从未与 1MDB 合作过,所有公司的决策和业务都是由其董事会和管理层制定的。

《当今大马》报导称,马来西亚警方声明刘先生与 1MDB 事件无关,并且扣押“平静号”游艇仅是因为美国司法部正进行民事诉讼。警方声明重申,马来西亚警方并未收到印度尼西亚警方或美国联邦调查局关于 2018 年 2 月在巴利岛扣押游艇任何形式的通知,雅加达法院随后裁定扣押该游艇无效且没有法律依据(2018 年 8 月)。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1MDB 案件正在通过媒体进行审判;

路透社:在 1MDB 调查中被通缉的马来西亚金融家表示自己不会自首 - 2018 年 8 月 17 日

“刘不会服从于任何由政治预先判定有罪,且把自身利益凌驾于法律程序之上的司法管辖权”

“周五,刘回应了《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导,该报导引用了匿名马来西亚官员的话……路透社无法核实《华尔街日报》的报导。”

路透社报导了刘先生代表律师的一份声明,该声明指出,现时没有任何司法机构可以让刘先生接受公平审理,并且由于政治干预法律程序,他已经被预先定罪。文章进一步报导称,《华尔街日报》(WSJ) 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在中国之行期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将在议程中提出引渡刘的请求,但路透社无法核实《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的真伪。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美国司法部正逐渐将调查重点放在高盛和其他大型金融机构所扮演的角色上

《明星在线》,2018 年 12 月 17 日—— 高盛刑事指控余波未尽,刘特佐未受牵连

“报道称,高盛因涉嫌为一马案分三次发行债券,协助非法集资 65 亿美元(合 272 亿马来西亚林吉特),而至少在六个国家受到‘地毯式’调查。

美国司法部称,2009 - 2014 年间,约有 40 亿美元(合 167 亿马来西亚林吉特)的 一马案资金被基金高管及其助手挪用,其中包括高盛协助筹集的款项。”

《明星在线》还报道称,越来越多针对高盛在案件中所扮演角色的调查正在进行,其中包括美国司法部开展的调查。文章中还提到,马国有关部门也在对这家银行及其前雇员提起刑事指控。

阅读完整文章,请点击此处


《纽约时报》:传闻高盛因马来西亚案件正接受美国调查 - 2018 年 8 月 7 日

“司法部内部拉锯战的结果是,调查现在更集中于高盛的是否有罪”

据《纽约时报》报导,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高盛及其在 1MDB 事件中的角色,并引用了四名了解调查详情的人士的话。高盛一再淡化其在 1MDB 的角色,声称其不知道资金是如何使用的。文章报导称,调查之前主要集中在涉及马来西亚金融家刘先生的指控上,调查由洛杉矶检察官主导。自 2016 年底布鲁克林区检察官开始调查以来,他们主要关注高盛和大型金融机构的角色。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沙特阿拉伯驳回司法部的指控

《卫报》:沙特阿拉伯称,送给马来西亚总理的资金是“捐赠” - 2016 年 4 月 14 日

“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指出,该现金是沙特阿拉伯王室送出的一份礼物”

“……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 (Adel al-Jubeir) 说:‘这是一次真正的捐赠,没有期望任何回报。’”

据《卫报》报导,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表示,送给总理纳吉布·拉扎克的资金是一项“捐赠”,并强调没有期待任何回报。纳吉布总理重申了这些观点,称这笔款项是沙特王室的捐赠。正如沙特外交大臣指出,马来西亚总检察长完成了一项彻底的调查,未发现任何有关这笔转账的任何不当行为。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马哈蒂尔沉迷于成为“独裁者”,对他的种族主义观点毫不羞愧——这对马来西亚的长远利益带来不利

《以色列时报》:极端反犹太主义者 —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声称,他应该获准批判犹太人 - 2018 年 8 月 13 日

“[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 (Mahathir Mohamad) 指责犹太人 ‘如纳粹般残忍’以及试图消灭所有穆斯林,他说‘反犹太主义’是‘一个为了防止犹太人因犯事受批评而发明的词语’”

“13 亿穆斯林不能被几百万犹太人击败,”[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说……“一定会有办法:只有停下来思考,评估我们的弱点和优势,以计划、制定战略然后反击,我们才能找到办法……欧洲人曾杀死 1200 万犹太人中的六百万人。”

据《以色列时报》报导,公开宣称反犹太人的马来西亚总理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声称,对他的反犹太主义的指控是为了遏制他批评“犯事”的犹太人。马哈蒂尔曾经写过“犹太人通过代理统治这个世界”,并且“犹太人不仅仅有鹰钩鼻,而且很懂得利用钱” — 公开暗示犹太人试图“消灭”世界上所有的穆斯林,并重复以大屠杀为例 “计划、制定战略、然后进行反击”。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海峡时报》:马哈蒂尔就新加坡水务业务提出超过十倍的价格提升 - 2018 年 8 月 14 日

“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表示,他希望将给新加坡的原水供应价格提高 10 倍以上”

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1962 年马来西亚向新加坡供水的水务协议“成本太高”,并且“荒谬”。马哈蒂尔重新点燃了邻国之间长达数十年的争端。与马哈蒂尔的煽动性言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加坡外交部表示,马来西亚在 1987 年错过了检讨水价的机会,而新加坡将遵从 1962 年协议的条款,并期望马来西亚也会这样做。

无论马哈蒂尔是否会否继续刁难他的南方邻居,可以肯定的是:马哈蒂尔利用水价当作欺凌的工具,对马来西亚的对外的形象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


就该题材编写的书籍即将出版, 也可能成为电影剧本

《金融时报》:贪污、虚荣和贪婪:1MDB 的故事 - 2018 年 9 月 7 日

“令作者沮丧的是,有很多未了的结局。正如他们在开首时所指:对事情中大部分主要角色,并没有任何针对不法行为的公开指控……并且所有人都否认罪名,坚持交易是合法的”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了一本关于 1MDB 的书,描述了一个“错综复杂的故事”。作者“偶尔得意忘形”,有时候报导事实, 有时候叙述已故者的想法。文章明确指出,作者的意图是创作一个适合好莱坞电影的故事,并总结:“如果好莱坞能够将这个故事搬上银幕,那这剧本就是的完美素材”。

如需阅读完整的文章,请点击此处